昭河

17岁时笃定春冬不融,万物不换,情能凝川。再过几年,诸事不顺 热情褪去,跌入冰川。二十岁,寒气入骨。但我相信终究会春光耀目,自深海浮出,褪去一身凛冽。你走远自走远,我且有夏花灿烂。